推广

重谈在景德镇建造一座瓷宫

来源:陶卫网

阅读:2892

作者:佚名

日期:2016-10-26

1985年,著名经济学家于光远曾郑重建议,在景德镇建造一座瓷宫。对于这个具有远见卓识的英明建议,当时就有一些有识之士奋起响应。十分可惜的是,这个建议根本就未能付诸实施。从今天的眼光看来,这显然是失策,使景德镇未抓住一个发展经济的好机遇。现在看来,景德镇当时就应趁热打铁,尽快将瓷宫工程付诸实施。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过去,景德镇已经错过了一些宝贵的发展机遇,失去了一些有利条件,但是如果我们从头做起,还是有必要的和可行的;而且由于建筑陶瓷的蓬勃发展与进步,又有众多人造景点的借鉴,今天来设计建造瓷宫,会比当初完美得多,会更具有持久的魅力。

首先,瓷宫的名字应该叫做“世界瓷宫”。我之所以这样提,主要是强调陶瓷业要与国际接轨,扩大开放程度,让世界了解瓷都,让瓷都走向世界。世界瓷宫应该将古今中外陶瓷精品汇集于一堂;将陶瓷文化用陶瓷、电影、电视、录像、书刊等形式汇集于一堂;让陶瓷情报信息在这里集中交流;让陶瓷界人士有机会在这里切磋技艺。这不仅能提高景德镇的知名度,也是为国争光;这不仅对景德镇瓷业是个大促进,也是对旅游业的大发展;这不仅有利于当代,也可造福于子孙。世界瓷宫不仅是陶瓷精品博物馆,还应该是陶瓷精品的集散地。

建造瓷宫首要问题似乎就是资金。景德镇财政十分紧张,难道只能空想吗?毛泽东说:“我们不但要提出任务,而且要提出完成任务的办法。我们的任务是过河,但是,没有桥或没有船就不能过,不解决桥或船的问题,过河就是一句空话。”如果不对资金问题提出一点道道来,建造瓷宫似乎也就是一句空话。其实,建造瓷宫最大的问题是不敢想、不敢放开讨论、不敢做的问题。据《中国经营报》报道(1996年10月15日):1990~1994年我国建成人造景点1000余座,投资总额达300亿元。从八十年代初开始,我国兴建游乐园并逐步走向高潮。从八十年代中期起大建“西游记宫”,全国竟建成500多座。另外,四川绵阳、湖北荆州、江苏镇江、河南许昌、江苏无锡等地纷纷兴建“三国城”或“三国公园”等。甚至山西清徐(罗贯中家乡)也投资7000万元建成“三国城”并另建罗贯中纪念馆,可谓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还有深圳的“中国民俗文化村”和“世界之窗”等人造景点更是有口皆碑,名利双收。一些知名度不高的城市,如上海南汇、浙江新昌、湖北襄樊等地都投资亿元以上建造人造景点。景德镇为什么不能尝试寻找投资,不去搏一搏呢?为什么不能把其他方面的资金挤一挤,去建造瓷宫呢?

中国的人造景点多数不赚钱,甚至亏本,这是事实。但世界瓷宫可以既有经济效益又有社会效益。行家预测:博物馆型的人造景点可能会柳暗花明,世界上许多著名博物馆都是当地旅游热点:如法国的卢浮宫每年观众达400万人次,而八十年代末建成的维莱特科学与工业博物馆每年观众高达700万人次,谁能说世界瓷宫没有效益呢?二十年来,动手型、参与型的博物馆深受欢迎,世界瓷宫正是这样一座博物馆。据深圳市统计信息局编制的《统计与信息》反映:1998年,世界之窗接待来客206万多人,中国民俗文化村接待来客117.4万多人,而锦绣中华接待来客近69万人。在深圳的主要旅游景点中,中国民俗文化村接待来客人数排名第二,是锦绣中华的1.7倍;而1999年1~6月,深圳主要旅游景点接待人数比例又与此十分吻合。这就告诉我们,富有文化含义的人造景点比普通的风景性人造景点更具魅力,这就给世界瓷宫展示了一个光明的前景。庐山是江西最主要的旅游景点,每年旅游人数达50万人次。江西能不能再有一个年达50万人次的旅游景点呢?

除了吸引投资以外,景德镇毕竟还是可以自筹一部分资金用于建造瓷宫的。比如可以考虑拍卖市政府大院、市委大院和市人大大楼。这三大机构都占据着景德镇的黄金宝地,拍卖后这些资金除去必须开支外,可以用于建造瓷宫的广告费、办公费等。拍卖后这三大机构可以集中在市郊一个大院办公。既可节省大量费用(如用内线电话、统一用车、减少勤杂人员等),方便人们提高办事效率,还可以振奋市民精神,提高投资者的信心,可谓一举多得。

还必须提出的是:“商鞅能令政出必行”,如果能找到杰出人才主办瓷宫工程,建造瓷宫就可以花小钱、办大事;不花钱、也办事。1976年苏联莫斯科举办奥运会,亏损达20亿美元。1984年美国洛杉矶举办奥运会时,由于财政困难,鉴于苏联亏损,曾打算退出举办奥运会;但因骑虎难下,只能在全国广为选拔人才主持举办奥运会,结果选中了尤伯罗斯。尤伯罗斯利用商业竞争和美国人民的爱国精神,大拉广告赞助,大搞义务劳动,结果使得洛杉矶奥运会空前成功。这次奥运会的成功使得美国人民扬眉吐气,它不仅未花政府一分钱,反而净赚1亿多美元。世界瓷宫使用和展示的陶瓷,相当一部分就可以来源于广告赞助,这不仅使瓷宫生辉,也使赞助者自豪并扬名。如果我们能找到尤伯罗斯式的人才,即使资金再紧,也会取得成功。

据《陶城报》等报刊陆续发表的资料表明:湖南醴陵陶瓷年产值7亿元,广东潮州陶瓷年产值27~28亿元,福建德化陶瓷去年产值20亿元,今年1~7月份陶瓷产销值就已达17亿元,而且大部分出口;佛山、淄博、唐山的陶瓷年产值更是远远大于这些产瓷区。而景德镇的陶瓷年产值只有5亿元左右,在产值上明显落后于其他知名度不太高的产瓷区,真是“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十几年来,景德镇的陶瓷地位逐渐落后于其他产瓷区,长此下去,必然“瓷”而不“都”。目前的地位已处在十分危险和困难的境地,应该赶紧利用其知名度和陶瓷品位,遏止衰退趋势,迎头赶上和超过其他产瓷区,建造瓷宫应该是一个重大而有效的举措。

八十年代,有人在四川乐山发现某座山像是一尊卧佛后,乐山大造声势,广为宣传,并将发现者封为荣誉市民,一时间在国内外引人注目,大大提高了乐山的知名度。还有一些地方为了证明古代某名人是本地人,长期争论不休,甚至诉诸法庭。景德镇为什么不请于光远当荣誉市长呢?为什么不隆重热烈宣传于光远的建议呢?

建造世界瓷宫不一定要一举完成,而可以长计划,短安排,分阶段完成。先确定蓝图,然后量力而行,完成一些有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部分,以引起人们的兴趣和关注,伺机逐步完成。巴黎圣母院是用了一百多年分期建成的,德国科隆大教堂则建了六个世纪,北京故宫也是经过五六百年才建成今天这个规模,连山西太原的晋祠都是经过了好几百年才逐步建成这个规模的,这不是能给我们许多启发吗?

建造世界瓷宫一旦付诸实施,将是景德镇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是景德镇瓷业、旅游业、商业发展的一个里程碑,是最为激动人心和最具感召力的工程,将是景德镇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瓷宫的奠基礼。我盼望有众多的有识之士再次高举瓷宫的旗帜,重新热烈探讨瓷宫工程并将其付诸实施。一旦其他国家和地方率先建成瓷宫并获得成功,景德镇将名誉扫地,有愧于后人。

原载于2000年6月30日《陶城报》

(责任编辑/唐永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