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喻镇荣:帽子在“群众”手上的威力与奥妙

来源:喻文观止

阅读:4449

作者:喻镇荣

日期:2018-02-03

史无前例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据说是“乱了敌人”,抽出了一个庞大的阶级敌人队伍。地主、富农、反革命、坏蛋、右派、走资派等等等等,这些名目繁多的帽子戴在谁的头上谁就算这一辈子完蛋了,还得连累家人。因此,偌大的中国除了张志新、遇罗克等寥寥几人之外,谁都会对这些帽子、棍子避之而唯恐不及,不知道是谁看到并利用了这种心理,创造性的发明了未戴帽子的阶级敌人这种策略,为庞大的阶级敌人队伍准备了“第二梯队”随时替补进去。一旦打入未戴帽子的阶级敌人行列的人,则长期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老老实实、俯首帖耳的听从革命领导的使唤,唯恐从人民内部转变成为敌我矛盾。

未戴帽子的阶级敌人包括有未戴帽子的地主、未戴帽子的反革命、未戴帽子的右派等等,这些人的帽子据说在“群众”手上,如果“群众”发现这些人不老实、不自觉改造世界观,则马上可以给这些人戴上帽子,这些人就正式成为了地主,或反革命、右派等等,进入了阶级敌人队伍,成为了无产阶级专政的对象,几乎一辈子也不能翻身。

“群众”在找这些准阶级敌人谈话时往往会战无不胜的说:你的问题提起来千斤,放下来四两,就看你的态度如何了。从现代文明现代法制的理念来回顾,体验这类理直气壮的语言,真让人不寒而栗。

按“文革”的说法群众是真正的英雄,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对于这些说法当时谁也不会怀疑,而今反思一下,“群众”究竟是谁呢?何以眼睛是雪亮的呢?他们有足够的信息还是有火眼金睛呢?他们又为什么是真正的英雄呢?为什么自古以来又会受到剥削、受压迫呢?

现在看来已经不难明白了,群众运动不过是有人运动群众而已,“群众”不过是一些人打倒另一些人的工具而已,帽子在“群众”手上其实是在领导手上,冠之以“群众”之名罢了。帽子在“群众”手上让人有兵临城下的感觉,箭在弦上,发还是不发,你瞧着办吧,大爷我不高兴,你这一辈子就算完了。这种威慑力比枪毙你还厉害多了。你可能不怕死,但不会不怕连累家人、不会不怕死得冤枉、死了还有千秋骂名!帽子暂时不戴在你头上,会让你更加迎合领导、积极主动、老老实实,领导也更加得意。这是奥妙。

万恶的“文革”终于成为过去。但“文革”中的阶级斗争思想和手法并没有得到充分清算和生命终结,还有人自觉不自觉的保留“文革”的“精华”,并使之在新形势下再生甚至发扬光大。人的思维惯性、习惯惯性、潜意识也会残存“文革”的毒素,像帽子在“群众”手上这样的“文革”杰作并不会因为没有人提起而烟消云散,还会继续危害,威胁无数当今真正的群众。

八十年代以后,法治工作和法治思想得到了强化,法治建设取得了重大成就。但是,离依法治国的目标还相当遥远。法治的公正性从立法之初就存在严重问题。有人总结我国现在的法治基本状况是:严格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听来真是令人扼腕叹息,但又难以否认,无从否认!税收、经营、治安等许多基本法律制订之严格恐怕足以让社会陷于瘫痪,但是在执行中又枪口抬高一寸,对于大量违法行为大家视若无睹,以致于许多人犯了法还不知道自己犯法,有多少人知道:在黄色娘子军遍布全国的时候,连异性按摩都是犯法的,在贪官污吏受贿成风,大量资产显然来路不明的时候打黑的、打摩的、摆水果摊都是犯法的。但是不找你你就没事,选择了你你就吃不消。被选中的“幸运儿”是什么角色我们不难推知。

不战而屈人之兵是兵法的最高境界。帽子在群众手上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一种手法。兵临城下、引而不发,确实是人治的杰作。也是法治的颓废。我们的执法必严其实在立法之初就注定了只能是一句空话。中国要依法治国必须从立法开始,要让执法必严足以落地而不是一句宣传口号。

严格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的状况最有利、最受益的显然是执法人员和有职有权的“群众”,这种做法和“文革”中帽子在“群众”手上有异曲同工之妙,是其精神精华的传承。这种体制的设计对于真正的群众来说是灾难。如果帽子在“群众”手上的“文革”思想得不到充分清算和深刻批判,我国的法制状况难以从根本上达到公正水平。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