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

喻镇荣:×大富的“社会主义大富论”止增笑耳

来源:陶卫网

阅读:3275

作者:喻镇荣

日期:2018-04-14

×大富,红卫兵五大领袖之一,文革过来人对他可谓耳熟能详。这位文革前期翻江倒海的风云人物不仅为万恶的文革立下了汗马功劳,后来也成了“文革”的受害者,被投放到大牢关押了十几年,葬送了一生中的大好年华。

按常识来说×大富既害人又害己应该忏悔,他也是时代的受害者,应予批判,同情和怜悯。可是,一些习惯了是非颠倒的中国人仍然保持了“文革”遗风,对这位文革前期就被毛主席无产阶级司令部打倒在地,投入大牢的怪才津津乐道,甚至于崇拜。

我多次在微信上看到×大富出狱后去深圳的信息,这些信息将×大富文革前期的故事重新翻了出来,这里包括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问×大富:你是站在我左边,还是站在我右边呢?毛的左右两侧分别是林彪、周恩来、×大富无论站在那一边,这两人中的一人都得靠边站了,机智的×大富回答说:我站在毛主席的后面,我要紧跟毛主席干革命。一番话深得毛、林、周的欢心,足见×大富确实有才。

另一个故事是:受到冲击,行将被打倒的元老大臣薄一波不甘心失败,他在×大富通报了大名后说:“什么大富,资本主义的名字!”

在当时,薄×波这句话是非常厉害的。至少可以叫人靠边站,失去发言权。可是×大富毕竟是响当当的红卫兵领袖,他理直气壮的说:“我的名字是社会主义的,资本主义只是小富,社会主义才是大富。”一番话说得这位高级领导人哑口无言。

×大富的急才赢得了许多人的赞赏。

我也佩服×大富的急才。但是,我决不认同×大富的观点,×大富心目中的“社会主义”决不是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而改革开放的社会主义就是他视为小富的资本主义,×大富的社会主义是一大二公,人民无权无产的所谓社会主义。这种社会主义导致了1960年后的大饥荒,饿死了几千万人。偌大的中国百业萧条,民不聊生。国家生死关头才有了刘少奇的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可是人民刚刚吃了半饱,又被文革指责为复僻资本主义。倘若当时我们还看不清这些现象的话。今天,除了朝鲜这样个别的国家都放弃了所谓的社会主义,而拥抱了×大富心目中的资本主义,这才是真正的历史必然。倘若爱屋级乌,因为欣赏×大富的急才而认可他的观点,真是荒谬之极!

我听说×大富现在在深圳仍不思忏悔,坚持文革时的思想观点,我对此的理解是:文革是他一生的辉煌时期和制高点,虽然他后来为此吃尽了苦头,也没有勇气舍弃告别这段历史,不敢反思忏悔,不敢作符合逻辑符合客观的思考。×大富呀×大富,你如果真的觉得你那一套社会主义是大富!是天堂,你怎么不移民到朝鲜去呢?是因为语言不通生活不习惯?你还可以长住到河南南街村去享受大富呀。南街村可是被左派吹捧为社会主义圣地的地方,你怎么会跑到灯红酒绿的资本主义小富的深圳去呢?这里可是一些坚持社会主义的元老曾经痛心疾首,痛苦流涕的复僻之地,小富之地。

×大富这种选择和那些“反美是工作,赴美是生活”的人有什么不同呢?

为中国人民开僻了改革开放方向,从而使亿万人民也包括祸国殃民的左派群体解决了吃饭问题,没完没了的严酷内斗问题的邓小平说得好:“贫穷不是社会主义。”这句话反过来说就是所谓的社会主义就是贫穷!而包括×大富等风云人物的你斗我,我关你就是造成社会贫穷的原因之一。那个特别热爱社会主义的张春桥也说过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宁要社会主义的低速度,不要资本主义的高速度,张春桥其实已把话说明白了。所谓的社会主义就是草,就是低速度,就是贫穷落后!

《聊斋志异》的作者蒲松龄写过一篇散文《狼》,内容是一个屠夫卖肉回家,路上遇到了两只狼紧随其后,屠夫心生怕意,扔了一块骨头下来,一只狼停下来吃骨头,另一只狼却仍紧跟。屠夫又扔一块骨头下来,这只狼也停下来啃骨头,可是后面那只狼又追上来了,屠夫只得再扔骨头,如此循环几次,最后屠夫的骨头丢尽了,两只狼却又都跟上来了。屠夫害怕,看见前面一个草垛,爬了上去,躲避狼的追赶,两只狼先是围绕草垛转了一圈,然后一只狼坐在屠夫正面假装睡觉,另一只狼不知去了那里。屠夫仍不得脱身,不得已暴跳下来。用屠猪刀杀死了身前这只狼,然后回到草堆后一看,另一只狼却在后面打洞钻了进去,原来这两只狼打算前后夹击屠夫的!屠夫又趁这只狼没有准备把它杀死了,最后文章点评说:“狼亦黠矣”,“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这两只狼也是有智慧的,是狡猾的。但狼最终不能将屠夫大吃一顿,反而丢了卿卿性命,为人类增添了笑料。×大富是有智慧的,然而观点方向却大错特错,所谓的社会主义可以集中民脂民膏来个大干快上,但从根本上是行不通的。所以邓小平毅然改革开放,方才摆脱贫穷和绝境,有了中国今天的“小富”。×大富若能反思反省,方能留下一段有益于国家和人民的佳话,创造一回“正能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