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凯立淋浴房,有其它企业需要可以换
所在位置:首页 > 陶瓷资讯 > 家装企业如何破局?疫情期间大佬集体发声
家装企业如何破局?疫情期间大佬集体发声
来源 : 陶卫网     阅读 : 30852    作者 : 陶瓷资讯    2020-02-19 家居整装

继策划瓷砖、厨卫、家居经销商首届线上高峰论坛在行业内引发广泛关注后,陶瓷资讯、厨卫资讯、陶卫网把视线转到家居企业非常关注的装饰渠道。 


首届线上厨卫行业高峰论坛(如何应对疫情?谢岳荣、何新明、谢伟藩、王彦庆、喻镇荣开了个线上论坛)


首届线上瓷砖行业高峰论坛(陶业如何抗疫?谢悦增、何乾、张旗康、尹虹、苏永义、喻镇荣有话说)


首届线上陶卫经销商高峰论坛(经销商面对疫情如何求生?贾锋、陈杭闽、郑晓利、司俊锋、赵小峰、喻镇荣发声)


2月16日下午,陶瓷资讯社长喻镇荣与装饰行业大佬东易日盛董事长陈辉、星艺装饰董事长余敏、华浔装饰董事长夏振华、圣都装饰董事长颜伟阳、嘉禾董事长钱俊雄进行了视频直播,探讨疫情对装饰企业以及装饰渠道的影响。铭盛企业为本次首届线上装企高峰论坛的支持单位 。

从左至右分别为:东易日盛董事长陈辉、星艺装饰董事长余敏、华浔装饰董事长夏振华、圣都装饰董事长颜伟阳、嘉禾董事长钱俊雄、陶瓷资讯社长喻镇荣

论坛的详细内容请看


 陶瓷资讯社长喻镇荣   

感谢各位大佬出席论坛,我们是为陶瓷卫浴行业服务的行业媒体,一个叫陶瓷资讯,一个叫厨卫资讯,还有一个陶卫网。陶瓷卫浴行业和装饰行业是同处一个产业链。装饰企业对陶瓷卫浴企业的影响非常大,特别是在销售渠道上对陶瓷卫浴企业的影响也越来越大。由于新冠状病毒的影响,全世界都在关注中国。我们前面已经做了几场论坛。

首先想了解一下这次疫情对装饰企业有什么影响?你们对陶瓷卫浴等上游企业有什么意见和要求?应该怎么调整双方的关系?有请东易日盛的陈总。


 东易日盛董事长陈辉 

多品类发展、整装化会成为一种必然



这次疫情来的非常突然,可能会对家装行业造成很大的打击。因为往年我们最旺的旺季,大概就在三月份。很多的现金流,在年底到春节前是一个低点,春节以后到三月份再爬升,达到一个小的高潮,因此这个关键时期对整一年的营收非常重要。

目前这个疫情,还不能预计什么时候结束,即使说我们现在已经有了一些线上的复工,主要指的设计和洽谈;现金流方面也有一些设计协议的签订,但是因为工程开工不了,所以工程款、产品款,还有中期款、尾期款的收取,就遇到了巨大的困难,甚至很难收。所以可能对家装行业的现金流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如果再拖一段时间的话,恐怕会有大批的企业倒闭,因为无力支付相应的费用。

家装行业从2018、2019年进入拐点,本来就在洗牌期,疫情加速洗牌,对所有企业都是一个打击。但是这次疫情不仅会加快洗牌,对家装的这种行业形态也会产生一些推动。

为什么说推动而不是改变?因为整个家装行业也正在向着产品化、数字化的方向去发展。当然,产品化则意味着整装化。这个产品化发展过程还是比较缓慢的。由于疫情的影响,都不能在线下进行约见活动,对以后产品化的推动、线上销售的推动有很大帮助。好多有线上产品可以卖的企业,现在就日子还比较好过。如果没有线上可以卖的产品,还是比较难的。所以以后会极大的推动这个产品的数字化、整装化,在线运作,在线管理监控,全程线上完成跟客户的沟通。恐怕这次疫情会大大推动跟客户的在线的对接、在线交货速度。

春节前,单品类的销售已经开始出现了挑战,甚至说整装化的趋势。虽然势头不是很猛,但已经有这个势头。随着这个疫情带来的影响,多品类发展、整装化会成为一种必然。

在家装企业跟陶瓷企业怎么配合这方面,以前大家观点很简单,你有产品,我有销售渠道等简单地去卖。但实际上这样操作是很难的。因为没有人提供服务,没有人提供对接,大家相互的这种理解也都不够。所以简单的有产品、有销售渠道的对接模式尝试的最后都失败了。

所以我觉得第一步就是要加强理解。陶瓷企业要理解家装企业是怎么把产品卖出去的,中间需要哪些服务来实现产品最后的销售。这不意味着厂商要自己亲自去服务,可以委托第三方机构去做。

我们家装企业产品化需要的是深度供应链,必须跟厂家合作而不是跟经销商合作,跟经销商合作的产品是没有竞争力的。所以我们如果要跟很多厂家合作,就需要静下心来先解决相应的问题,然后把符合我们整装要求的厂家的产品纳入进来,再有地方第三方提供后续的服务。未来这个趋势是非常的明显。


 喻镇荣   

谢谢。你们大约什么时候复工的,现在复工有些什么困难?

 陈辉   

我们两周前就已经开始在线复工,那只是设计部门,设计部门在线复工现在没有任何的困难,但是如果是说到线下复工,包括设计部门的线下复工,现在问题也比较多。各地的政策不允许,或者说模棱两可让你承担责任,所以复工还不明了。然后我们的工程上面的复工,那可就难了去了。因为现在工人出不来,路上不让走,到了工作所在地的小区、村里面不让住,如果让住也需要隔离十四天。所以这个还遥遥无期了。

 喻镇荣   

好的,谢谢。下面请圣都装饰的颜总谈一谈。


 圣都装饰董事长颜伟阳 

健康家居、产业互联网、社群营销会成为大的趋势



我们是2月1日线上复工。复工一开始,我算了一下每天的成本大约是124万,有四千位员工要买社保、公积金,支付工资、房租,合计是124万,所以成本是很高的。所以复工那天我们提出一个口号:圣都四千同仁,在家办公,齐心协力创造一个奇迹,两千单三个亿。到八号的时候,已经完成两千单了,8天干了一个月的订单业绩,到今天为止是大约3900多单。效率比平时更高一些。

任何危机出来的时候,其实都是机会。什么是危,危后面便是机。这次疫情中,我们在初三开始发动全员捐款,两天时间筹集51万。发动老员工捐款的目的就是员工在付出一份爱的时候会有成就感。大概初五左右,我们一位老同事的老婆就职于武汉重症医院,对接以后,发现他们那边很缺物资,我们大概用了两天的时间,从采购到包装到运输,从杭州装货到武汉。在这种过程中,我们明白了四个力量:时间的力量,让人陶醉;生命的力量,抗击疫情;时代的力量,同心共枕;道德的力量,让员工付出一份爱。

通过这个活动以后,我们感触很深,往年我们春节回来都有收心会,而这次活动让团队的凝聚力史无前例的达到了顶峰。我们现在每天都会有视频会议,最高效的一场活动,大概一天十四个小时进行一对一、一对多沟通,还有这两天每天都有四场一千人的大会,三分钟一个会非常迅速。

这次疫情2月份可能开不了工,合同也很少,所以2月份我们叫蓄势待发,2月份决定3月份的业绩,3月份决定上半年的业绩。现在我们已经有好多订单了,从这个月开始,我们就会迅速形成一股合力,助推疫情结束之后业绩冲上来。所以这个时候,我们称他为苟且红利。这段时期线上获客能达到最高的效益,获客成本急剧降低,我们在这时候反而抓到了机会。

但是我最大的收获还是转型的问题。之前我们一直想做产业互联网转型,很艰难,我们去年用了一段时间开发了一个系统,一直落不了地:在线合同、在线预算、在线设计,但是这次我们基本上完成了,一周基本全线贯通。原本计划到一月份初步做好,年底之前贯通,现在基本这个月底之前都能贯通。所以有时候倒逼一把我们就能做出来了。

在这里我有三个判断,健康家居会成为趋势,以后环保家装、健康家居各方面会成为趋势;产业互联网会成为大的趋势;社群营销会成为大的趋势,所以我们一定要抓住这个社群营销大的入口。

因为简一大理石李总是我的同学。前段时间的全员经销商会议提前做了分享,他们也很快行动起来。目前社群营销的模式做的也不错。我最后关于在特殊时期的五个建议:社群营销、研发新产品、尽一切可能降低成本、尽最大努力提高效率、处理好身边的关系。


喻镇荣   

谢谢颜总,我发现您的视角很积极,您的心态也很积极。也欢迎你们逼着我们多一点进步,给些压力给我们。下面有请嘉禾装饰的钱总,您请聊一聊,您正处这次疫情的中心城市,大家都很关注您,谢谢。


 嘉禾装饰董事长钱俊雄 

转型非常必要,必须从劳动密集型转向以订单为合作关系的模式



春天还没有结束,非常感谢您和装修行业。这次武汉作为整个疫情的中心,感谢大家对我们武汉的关注,还有像刚才颜总这样奉献出了很多大爱。武汉虽然遇到了很大的困难,但是大家都觉得我们这是个英雄的城市。武汉经历过很多,全民同心协力,现在有些数据都在好转,随着这个时间过去,好消息会不断从武汉传出去。所以这个时期非常感谢大家,也希望大家在这个疫情之中多保重。还有一点,疫情已经发生了,我们能从中学习到什么是很重要的。

嘉禾在武汉本土做了二十三年,我们2016年就全面提出家装的转型,从当时的三项家装业务转型只做其中一个。当时我们推出了一个叫“超级家装一号”的产品。这个产品在当时定位做绝对的拎包入住的整装,包括中央空调等电器,所有软装家具都包含进去,大概一平方三千块钱。当时就像陈总所说的一样,我们所有的供应链都是跟厂家直接合作,而且每一个品类只和一家合作。比如智能马桶,我们跟贝朗合作,光一款马桶一年就做了三千多万。

2017年我们就开始磨合。疫情之前我们的客户数量就在下降。原来一年光湖北省可以做到五千个客户,现在降到两千多个客户。但是我们整体绩效反而高很多,产值方面基本上整体下降了百分之三十左右。但是我们这么多年在整装的摸索中,在实现了工期缩短的同时,把利润从企业原来的4%、 5%提高到去年的11%。整装产品,每一个品类只合作一家,现在总共合作二十几个厂家,我们做的就是让大家来通过整装,把获客成本、获客的效率提高。我签一个单子,这二十几个厂家每家都能获取对应品类的订单。

第二个,这两年在整装的交付上也落地很多,包括做中心仓备货。有的品类每次备货是按照300家来备货,有些品类是按照150家备货,自己建仓就能保证料等工,不再是原来的工等料。在2018年年底的时候,我们就提出要变,我们开始把原来家装领域的业务兵分两路,一部分是把订单多大,一部分是往订单做小,因此我们成立一家新公司——武汉嘉禾云家装科技公司。自此我们开始做居家超市业务,居家业务从2019年7月份推出之后,我们提出了五个家的服务——管家、到家、在家、自家。

目前这套体系为我们在二月六号参与建设火神山六百二十个平方的护士站的过程中,提供了供应链体系的支撑。春节期间,我们还有一百八十多个在线的员工为客户提供春节期间居家服务。我们从一百二十个订单,三万七千多元钱订单,是整个部门最大的单子。

目前这个数据渠道开始变得很多了。武汉本地的两百多家网络也是我的业务做。现在疫情对整装市场的影响短时间可能恢复不了。我们2019年的绩效,2020年不一定有着落,但是也证明了我们之前做的转型是非常有必要的,特别是整装。我们嘉禾原来做五千个客户的时候,我们工资包括社保支出有1300多万,做了整装之后270多万,不到300万。这其中我们大量的工作通过协作方帮我们设计协作。我们现在70%的设计师是签约设计师,不再是拿工资拿社保的设计师。此外,我们的施工可以委托第三方,另外我们等货期的中心仓都是按照服务租赁的云仓概念来做,不是自己做实体的仓库。

在这个疫情中我们更需要重视的是,如何慢慢改变企业的属性?我们必须从劳动密集型转向以订单为合作关系的模式,不能再以公司的隶属关系进行运作。

在运用互联网第三方工具方面,我们2年前就跟钉钉签了协议,每个月钉钉的服务费就要七万多。我们在2018年就全面启动办公方式和业务模式的转变。今年本来计划开一个三万多平方米的居家超市,疫情结束以后,我们很希望客户进到家装门店,他不是来看家装而是来体验居家的。

美国家得宝、劳氏这些业态到中国来,不一定是以家装公司的方式去展现。因为设计会社会化,施工会社会化,甚至公司自己做的事情以后是越来越少,包括供应链都会跟厂家共建仓。我们现在是跟金意陶一家合作,所有三百多万的备货,我们两家是按照每周日周结算,从他仓库出货才给钱,不出不给钱,做整装不需要建仓。所以未来家装公司在组织上如何变迁,这是很重要的一件事。餐饮行业就是是劳动密集型的,需要支付大量的员工工资;开大店需要支付大量的租金,这种情况面对疫情,不管用什么方法,应该说挑战是巨大的。所以这次疫情对嘉禾而言,反而是检验企业业态的一次考验。所以,我认为家装公司在这次疫情中应该要从组织化建设方面、发展方面、在业务模式上进行突破。

订单从做大的思路上讲,整装其实也有很多的问题。现在为止,我们认为整装真正到成熟还有个两三年的过程。因为这里面包括一次性预选材体系都还有个发展过程。在供应链的这方面,选择性还是比较少的。有的业主还是要有强烈的个性化和定制化的需求。

但是往订单做小这个趋势是非常明显。我们之前推出的一个产品,去年居家事业部四天的时间跟小米合作推广,卖了两千一百多个单,所以小客单价的订单非常大。所以说有人说这个叫什么维修、居家改造。我们觉得不是。今年如果没这次疫情,开年初八就开始发展十万个会员。我们很希望推出售后会员的项目。

因为现在嘉禾考虑的是怎么把售后保修期内的客户发展到售后保修期外的客户。这里面包括武汉一千多万的人口,两百七十几万个户家庭,有很多家庭需要一个售后的服务体系。所以我们也希望能通过这次机会,把一个家装公司摸索怎么去转型为居家生活服务型公司的过程分享给大家。

最后,我认为在线协作工具是必须的,没有它你做不到效率。因为所有的模式最后都是讲成本,谁能找到最优的成本解决方法,你才可能拥有自己的竞争力。我跟颜总一样,面对困难一定请进行更多的创新。

现在武汉是一级响应,所以说到现场的动作全部停了,但是像刚才陈辉总说的,有很多事情在线需要去沟通的。现在在钉钉给客户开小会议时,原来的设计是一个设计师做设计方案,一个小组自行设计方案。现在是三个小组,会上分别给他做三套方案。但是真正的线下交付目前是没办法做的。客户也理解。当下对武汉人来讲,保命是第一;对企业来讲,怎么活下去是最重要的。


 喻镇荣  

现在湖北武汉包括其他城市都建了很多的应急医院,对你们有什么影响?

 钱俊雄   

这个没有多大的影响,武汉这边应急医院征用了大量大学生公寓、八个展览馆。目的是把大量的疑似病人、发热到疑似到确诊都收治了,原来只管确诊的,但是随着对疫情的控制加强,就开始建方仓,把在家里进行自我隔离的全部集中收治在一起隔离。现在武汉市累计确诊人数已经达到四万多。目前备用的床位是按照十万个在征收床位,现在武汉市的八个稍微规模大一点的大学公寓基本上全部清空了。我们现在负责两个大学的公寓,我们现在有85个人负责。我们公司的那些办公家具,包括写字台下的柜子收了七百八十多个放在方舱里做床头柜,现在实在没有东西了。所以说,对武汉来讲,目前防御还是我们的头等大事,先活下去再说,先保命。

 

喻镇荣  

现在时间还是比较充分的,等一下各位嘉宾有什么都还可以继续补充。下面有请华浔品味的夏总谈谈。

华浔品味装饰董事长夏振华 

厂家和装企要从研发端、服务端、营销端三方面强强联合形成产业链



这次疫情来得太突然,很多企业其实都没有应对之策。当然对于大部分的头部企业来讲,通过前几年的互联网家装,整装化的定制,整装云服务平台还是做了一些应对。相对于很多企业也是一个大考。当然也从中看出我们这个大国的力量,也展示了我们中国的精神。 

目前对企业的影响有两个方面,一个就是复工难以预期,对小企业冲击应该是比较大,面对工资、房租的固定支出,一部分小家装公司可能很难生存下去;第二个,对整体服务能力不强的公司可能影响也比较大,因为没有线上模式,业务很难开展。所以我认为对家装企业都有很大的影响。 

华浔在正月初六成立了应急领导小组,通过线上商讨,确定把我们公司原有的春节服务小组升级应急服务大队。他们都在各地值班,可以直接进行客户的帮扶。同时我们在初八开展华浔网络大学线上学习,要求全员进行线上学习,通过线上学习指导、引导大家进行线上的服务包括电话的沟通,以及通过钉钉进行居家办公。目前来讲,效果还比较好。其次,去年我们着手打造华浔管家,在华浔管家云平台上通过远程指导的方式,对已经签了单的包括老客户等所有客户进行远程指导服务。 

同时我们积极地进行了防疫。我们每天都会有相关的资讯告知所有的华浔家人,并通过不同时段进行沟通跟鼓励,让华浔员工做好防疫的同时,把自己的这种信心提升上来。毕竟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的工作要开展起来。

现在比较担心的是一些小公司。上半年,企业可能面临缺人,由于复工比较难,加上一些员工可能考虑到安全、健康的问题也不愿意出来;到了下半年,一部分公司会出现倒闭。上半年撑不下去,下半年倒闭。

因此,我们思考怎么来适应这种新的形式:第一,在客户方面,经过半个多月到一个月份宅在家里,对自己家里这种追求特别是设计这一块,会有一些客户有不同需求;第二,未来在线办公这种趋势会越来越强的同时,健康类的产品,像智能电器包括杀菌消毒的智能鞋柜、衣柜以及饮水系统空气系统可能形成新的消费趋势。 

我们装企如何和陶瓷企业进行合作?

我想从三个方面讲。我们应该要强强联合,一,从研发端实现信息共通,疫情之后,客户对健康的产品要求会越来越高;二,营销端数据共享,越往后面走,我们必须要形成一个产业链;三,服务端,我们要多做一些公益,通过公益的活动实现共赢。最后想说疫情一定会过去的,我们大家都相互鼓励、相互支持,等到充满花开的时间我们再好好相聚,谢谢大家。


 喻镇荣  

感谢夏总,我们眼下很需要这些声音。下面有请余总,您聊一聊。


 星艺装饰董事长余敏 

对全国500多家分支机构进行“分公司自救、区域帮扶、集团督导”


 

这次疫情很多人都比较担忧,但是从我们自己的角度去思考,不一定完全是坏事。作为一个公共事件来说,越小可能解决的难度越大;而上升到一定的高度、一定的反馈以后,让国家层面都非常重视,那么这个事情解决的难度相对会变小。现在举国抗疫,所以我个人觉得疫情很快就会过去。

从这次疫情我想到了零三年的非典,非典开始的时候,我还在广州,最开始发源的地点是广州,最后到北京。广州、北京是两个爆发最厉害的城市,但是国家开始出手处理这个问题以后,解决起来还是比较快的,所以说从大的层面上讲,我认为这次疫情会比较快速的得到控制。 

我是正月十六从老家回到广州。按照广东省出台的规定,正月十七才允许复工。我记得正月十六晚上那天回来,我在朋友圈发布了一条信息:将近七八年来,每年从老家返回广州,唯独2020年的路况最顺畅,路上没有车,也没有人。早晨从家里出发,一路畅通,很快就到广州。

所以正月十七复工的第一天,我就把整个集团的经营班子召开了2020年度的首场经营班子工作会。会上我们就形成了三个议案。大年初四我们迅速发起捐款,一周左右的时间,我们的捐款达到了两百多万,连星艺的一些客户也参与进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这一场行动就转变成了营销和公益有机结合的活动。所以,我们第一个议案就是迅速在线上启动了“义捐团购惠”。

我们很多分支机构由于疫情的原因,不能到公司上班。但是线上这种交流和活动还是可以通过在微信群老客户带新客户,以及通过渠道商来带动的。这其中,我们拿出收取的客户定金的一半,通过星艺总部的平台定向捐赠给武汉。我们全国现有500多家分公司已经全线启动,义捐团购惠进行到目前效果还是比较好的。 

第二,目前我们也迅速的对全国分支结构进行摸底。由于疫情的原因无法复工,员工宅在家里,他们肯定比较担心工资、福利以及工作延续的问题。对企业来说,优秀企业关键还是要有一支优秀的团队。

因此,我们发起通知,所有员工团队一定是稳定排在第一位的,所有的待遇按照原来的该怎么做就怎么做。第二个,我们迅速确定了“前三一后三一”的计划。全国将近五百家分公司,将近有三分之一的公司税后利润过百万,我们称作前三分之一的公司。他们是非常优秀的,在全国各个城市都是做的比较好。在疫情之下,这部分公司就要承担起帮扶作用。 

后三一,就是将近有三分之一的货币资金在五十万以下。我们现在就思考,这五十万以下的公司在这样疫情还不明朗、还在继续往前恶化持续的情况下,怎么保证他们继续生存下去?

企业经营的核心有两点,一点就是保证企业生存,能活下来;其次保证企业活得好。我们不是上市公司,目前我们还正在思考怎么帮助后一部分企业。目前,对于这后三一的企业,我们已经迅速成立了一个督导工作小组,并且提出“分公司自救、区域帮扶、集团督导”这样一个形式去帮助他们。

很多人看到这种外部的危机是疫情带给我们的,但是对于我们企业经营者来说,应该透过疫情,看到未来的可持续性来关注企业的危机真正在哪里。所以我们才迅速的做了这几个议案。

虽然很多的公司还不能复工,甚至很多的企业高层还在老家,但是实际上集团各个层面上的工作已经开始启动了。首先业务层面上,已经通过线上渠道来开始。所以我个人觉得这次疫情反而可能促进行业转型升级。原来像一些做轻包、半包的装饰企业,三十年的发展过来,有些企业来活得相对比较滋润;但是有些企业一直给大家的感觉就是没有方向,没有一个长远的这样的目标。所以这次疫情倒逼这些企业迅速开拓线上业务,对疫情结束以后资源的迅速整合、渠道资源的整合,可能为企业在转型升级的路上提供很多指导性经验。 

所以,让企业活下来的核心,就是让企业能够适应这样的危机,能够适应危机带来的风气。在这个问题上星艺也一直在行动。当然也向全国好的装饰企业学习。希望我们在未来的企业经营的过程当中,相互扶持、相互理解,共同进步。 

大家都知道现在整个湖北整个武汉是疫情最严重的地区。我们嘉禾的钱总,处于疫情的核心区。这个时候我们都跟我们钱总打个电话,多聊聊,哪怕几句话。前几天我和钱总打电话的时候,觉得我们钱总很正能量,很有信心。所以说这个就是我们中国人抗击疫情最有效的保证。谢谢。


 喻镇荣  

谢谢余总。余总也很实在,现在先是活下来。我们是陶瓷、厨卫行业的媒体。我们这两个行业很关心的就是怎么跟你们更好地合作?你们对陶瓷、厨卫企业有什么意见和要求?我还想请陈总您再聊一聊。


 陈辉   

我们和厂家之间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加强互相了解。不是有货有渠道就能合作了。其实以前我们跟很多厂家谈合作,各个老板都很有意向。但是一安排下去,底下的人就说你要做这个集装箱呀,你要怎么样怎么样,所以就造成厂家的这种期望值和他底下有些部门由于有任务在身导致结果相背离。

陶瓷厂家对家装企业不了解,他觉得装饰企业跟厂家合作,装饰企业一下就提供一个很大的体量,这样才能跟合作,要不然就找经销商去。所以这种理解是有很大的问题。

对于家居产品来说,电商、家居卖场、家装公司是未来三个主要渠道。家装公司这个渠道的特点就是运作起来慢,但是一旦运作起来会有一个很好的畸变。电商渠道对于消费者来说缺乏一些体验,同时还是单品类,这在未来在线消费中会有一些问题;家居卖场也是单品类,同时存在成本过高的问题,很容易成为中间环节。

家装公司这个渠道说了好多年,大家早知道他是一个家居产品的销售渠道,但是为什么没成为渠道?就是因为企业的这种产品化、数字化的能力很差,然后没有实现快速的、轻松良好交互的这种能力。现在随着数字化的发展,有些企业已经具备了这种数字化、产品化的能力。所以家装行业未来肯定会成为家居产品的主流销售渠道。 

我觉得就是相互加强沟通了解。厂家要加强企业产品化,家装企业要的产品,家居企业工厂是否能够提供这些产品,同时在价格、产品款式方面能不能对接上,这种合作方式双方能不能产生一个共识,最终才能真正地运转起来。所以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大家要互相理解,才能把这个事情做好。 

 颜伟阳  

刚才陈总说到了多品类集成的问题。的确家装公司是一个非常好的多品类集成一个销售渠道。这两年我们也没做好,因为信息化水平也低,加上各种储存能力的问题。这两年家装行业变化比较大,我们做的也不太好,做小公司为主,我们也是多少求业绩。但是我相信通过疫情以后,应该会加速行业的聚集。

优秀的企业会通过这次疫情脱颖而出,还有很多企业会倒闭。家装行业接下来这两年,还是比较动荡、艰难的一个时期,但我想过后一定会迎来春天。当家装公司形成一个大的渠道以后,零售、电商、多品类集汇形成三个渠道,三分天下。我也看到有很多的建材商愿意跟我们我们合作。其实我们也愿意跟他们尝试合作。目前我们所有的产品线基本上是这样子做的,和厂家战略合同签掉谈好,然后各地服务商落地。我们是这个模式做的,我目前没有建立仓储。 

钱俊雄   

我们很希望陶瓷卫浴等建材企业把自己的服务前置。我们双方不只是供应链的关系,也不是我们装饰企业先获客,获完客来厂家再配合我们做交互的这种关系。我们很希望厂家的服务往前置。

按照家装全生命周期的产品和服务管理,从研发端来说,像我们现在和金意陶在做四十八小时的厨房换装,二十四小时的快装。我们相信未来的快装体系也会受这次疫情很大的启发。一个星期建一个医院,七十二个小时搞完一个方舱,每一个节点都非常轻松,每个阶段的非常明晰。

从我们家装公司来看,我们未来的目标市场从新增市场转向存量市场。这个存量市场是新装房的十几倍,新装房、毛坯房市场会越来越少。精装这个产业政策会扩大。

所以,我们希望厂家能把服务前置跟我们一起来研发,我们跟汉森合作第一个产品就是快装卫生间、快装厨房。我们现在和日本Lixil也在合作这个项目。

我们应该把这些外来的模式和产品进行中国本土化,不能完全把东西搬过来。因为不同国家的生活习惯和审美还有很多不同,所以我们很希望能一起参与产品研发。将来的设计一定是中央厨房式的,只要把需求提出,确定八九不离十了,再来做个性化的部分。现在这个标准化没达成一致,个性化根本就不能做。因为个性化的成本,不管是收费服务还是免费服务的都是非常高的。我希望供应链的厂家能把服务前置。 

 陈辉  

希望每个厂家都有专门的家装部门。这样厂家家装部门的任务就是专门负责家装企业这种销售渠道的,这样沟通起来,对于厂家下任务以及对和我们装饰企业对接都能够一致化,这样才会比较顺畅。而且家装部应该招聘对装修、家装相对了解一些的人,然后再让他跟家装企业来进行深度沟通,这样去比较有利的。 

 夏振华  

今后一定是往产业链互联网一体化服务平台发展的。陶瓷资讯也是一个好的平台,今后也可以多组织些这样的活动,包括产品、设计以及我们企业之间的一个互动。我们站在高层各个品牌之间,那这些不同的声音就能够达到共识。最后把刚才我们几位老总提到了这些前置性的服务以及这些相关的合作可以落到实处。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