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卫网
所在位置:首页 > 陶瓷资讯 > 唯美集团黄建平:办企业是跑马拉松
唯美集团黄建平:办企业是跑马拉松
来源 : 陶卫网     阅读 : 71121    作者 : 喻月明    2020-08-13 唯美集团、黄建平

原标题:《黄建平:办企业是跑马拉松——探讨百亿唯美的百年心态和价值观》



引 言


“2000年8月,我就到唯美集团采访黄建平董事长,这是媒体第一次采访黄董。他的思想在行业里面有影响力。那次采访过后,我写了专访:《企业的辉煌源自思想的光芒》,就是写黄董的深刻思想以及企业理念,你们年轻人有这样一个难得的机会拜访他,一定要用心听,用心记,用心琢磨。”8月1日上午,喻镇荣老师带着李聪、彭娟和我一行四人驱车前往东莞唯美集团的路上,他一边对我们述说唯美集团马拉松精神般的奋斗史,一边叮嘱我们届时要用心感悟。

古老而庞大的陶瓷行业,经历了改革开放的蓬勃发展,这十几年来产生了一个越来越强的梦想:创办百亿企业!让单个企业的年度销售额超过100亿。但是,实现这个目标谈何容易。

2019年,东莞唯美陶瓷集团年度销售额终于突破百亿,完成了陶瓷行业盼望已久的百亿梦。不仅如此,唯美集团当年的纳税额还超过十个亿,这是比百亿营收更加难能可贵的地方。正可谓:百亿诚可贵,十亿价更高!唯美集团还会继续向上突破拓展吗?凭我们对唯美的了解和把握,答案是肯定的。而且这种拓展不仅仅是空间上的拓展,还会是时间上的拓展和延伸。唯美集团不仅仅在营收上有更大的作为,更有可能弥补我们民族企业的短板和不足,经历时间的考验,成为陶瓷行业的百年企业。

百亿诚可贵,十亿价更高;百亿诚可贵,百年价更高!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百年比百亿更加重要。拉长时间的纵向跨度比突破空间的横向跨度难度更大。我们在欣慰和祝福之余,还关切唯美的未来,唯美一定会成为百年企业吗?唯美如何成为百年企业呢?春节前,我们就有意向走访唯美掌舵人黄建平,因为疫情如今才成行。


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


一路听着喻老师为我们讲解唯美集团发展史,从佛山到东莞100多分钟的车程似乎只是一瞬间。到达唯美集团后,唯美集团营销中心市场部品牌传播与公关部总监李军林、马可波罗瓷砖品牌传播与公关部经理庞晓枚热情接待了我们,很快便聊起来。

“我有两个微信,其中一个微信名‘马拉松’就是受黄董的影响而取的,黄董曾经对我说过:‘办企业就是跑马拉松。’我深以为然,其实人生也是跑马拉松。”喻老师向李军林介绍他的微信名时如是说。

“是的,我们的企业文化也是如此。‘马可波罗重走丝绸之路’户外徒步走活动已经连续举办5年了。我平常也跑马拉松,唯美很多人的业余爱好也是跑马拉松。”说到马拉松这个话题,李军林特别动情,与我们聊起了历年来“马可波罗重走丝绸之路”的见闻以及马可波罗“马拉松式”的企业文化。可以看出来,他对马拉松这项运动是发自内心的喜欢。

“您是什么时候来唯美参加工作的?”喻老师问。

“我2004年就到唯美集团工作了,当时是校招进来的,来了就‘扎下根生长’。”李军林笑着说。

“这是我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我们很多唯美人的第一份工作。公司20年以上的员工有很多,去年我们采访了一名清洁工阿姨,她在我们唯美整整做了30年。”庞晓枚也在旁边自豪地说。

听到这番话,我的内心震撼。此前只听说过在日本有很多人一辈子只在一家公司工作,而国内民营企业这种情况是罕见的。浮躁、急功近利是现代人的通病,尤其在陶瓷行业。前十年由于行业的高速发展,不少企业老板用高薪挖人,因此人才流动频繁,跳槽现象丛生;而现在陶企的发展陷入低潮,企业一旦无法突破瓶颈、摆脱困境,老板就会认为人才不行,从而频频临阵换帅,有时候甚至一整个部门全部换掉。员工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没有安全感,又怎么会安心为企业工作?而唯美集团的马拉松精神,从员工的工龄便能看出。员工都有安全感、安稳感,能长期安心工作,企业稳定性能好,更有持续竞争力。


可持续健康发展是百年企业的核心


说话间,唯美董事长黄建平走了进来,他与我们一一热情握手。这一次,感觉他的气色比去年更红润,人也比去年更精神。他与喻老师虽有一年未见,但作为老友依旧亲切随和。我当时瞬间想到一句话:如果说黄建平是这场唯美集团马拉松比赛的领跑人,那喻老师更像是这场比赛的见证人。半马的历程是21.0975公里,他们距离1998年5月份第一次见面交流已超过了22年。当时,唯美公司刚刚推出了他们的靓点产品——流银系列水晶砖。

▲全国人大代表,唯美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黄建平(左)与陶瓷资讯社长喻镇荣老友重逢,亲切交谈


“恭喜唯美集团去年营收突破了百亿大关!纳税超过十个亿!我们想了解唯美集团怎么把百亿企业做到百年企业?想了解你们的心态和思路,想预见你们将怎样再次为行业争光?”喻老师单刀直入切入主题,提出了我们这次来想要请教的问题。

“百亿放在百年这个时间尺度来看,只是万里长征的一站,是一个新的起点,我们没有大书特书。百亿这个话题,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一个媒体的采访,我觉得不必太在意,因为当你认认真真,踏踏实实做企业,而不是去追求一个数字的时候,百亿的实现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未来企业不是要达到多大的体量,最关键的还是可持续健康发展。”黄建平的语速不急不缓,几乎不用思考便能很系统、周密地回答我们的问题。但是与其说,不用思考就能回答我们的提问,不如说这个问题早已在他的脑海中萦绕了千百回,乃至数十年之久,问题的答案早已了然于心。

他接着说:“可持续健康发展,首先是企业家要有做百年企业的欲望、愿望、愿景。有这样欲望、愿望、愿景的企业家考虑事情会更加长远,而不是考虑短期的得失。这其中包括整个企业的文化、用人的安排、激励制度的安排等等。这是一种靠内生动力往外爆发的模式,所以要做百年企业要有这种安排才是核心。”

▲全国人大代表,唯美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黄建平


黄建平随后用罗汉松形容了唯美的发展逻辑。他认为,百年基因必须是循序渐进,可持续健康发展的。就如罗汉松那样,虽然长得很慢,但木质却非常结实,一点一点长大、变强,只有这样才能屹立百年。而长得太快的树木不是被人砍了做材料,就是根基不稳,经历不了大风大浪。

说到这里,喻老师颇为赞同。他说要办百年企业可以从动物、植物中得到启发。比如松鹤是怎么长寿的,甚至龟蛇是怎么长寿的。企业要长寿,可以从它们的生长规律中得到借鉴。二十多年来,数以千百计的陶瓷企业被淘汰了,其中不乏一些红极一时的企业。有些企业的消亡虽然与失误失策有关,但大部分是生命规律决定的。

黄建平循序渐进,可持续健康发展的企业经营理念与老子在《道德经》中提出的“孰能浊以静之徐清,孰能安以动之徐生”的思想吻合。在早些年陶瓷行业高速发展之时,不少同行都在扩张生产规模,抢夺市场。那时的市场就像一杯黄沙水,晃动的幅度越大,越是浑浊不清。但黄建平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不盲目扩张,脚踏实地为未来的发展打好根基,慢慢静止沉淀,即使是浑浊的河水在充分静止之后也变得清澈见底,唯美对未来的发展思路清晰明了。而等到唯美集团在行业里面崭露头角之时,黄建平亦不骄傲,不自满,而是让唯美继续按原有的轨迹发展,如草木那般,即使不动,也能萌动生机而不息。


用人安排长远规划

谢悦增接任总裁


黄建平很平静地告诉了我们,他在今年7月上旬辞去总裁的职务并由集团常务副总裁谢悦增接任。他说:“我们没有对外宣传,媒体也没有专门去宣传,只是在内部中高层宣布了这种变更,我最近辞去总裁这个位置,就是我们要做百年企业的一个正常的制度性安排,而这只是其中的一小步。”

黄建平的胸襟和远见震撼了我们。现在有不少企业为了短期的目标,临阵换帅,空降高层领导人在业内也是常见的现象。老子在《道德经》中提到:“治大国若烹小鲜”,管理公司也是一样。管理层的频繁变动势必影响到整个公司的规章制度以及政策的变更,会导致下属人员以及终端经销商、上游供应商等群体因无法快速适应新政策、新制度而疲惫不堪,日常工作效率会更加低下。这样的管理方式对企业长远健康平稳发展会带来不同程度的消极影响。

而反观唯美集团,公司人才队伍稳定,员工的凝聚力、企业归属感极强。从人才安排的长远规划来看,唯美集团百年企业的基因似乎从黄建平走马上任后就被赋予出来了。长远规划安排无疑为企业的成长提供了由内而外的原动力,就如黄建平所说的,“我们大部分的员工10年、20年、30年都是在这样的一个土壤里面逐步的成长,非常好地传承了这样的价值观。所以唯美的人到外面去会水土不服。不少企业,部门与部门之间不能团结协作,但我们这里职能部门一切都是围绕一线部门把服务做好,所有的部门都围绕一个中心来开展工作。不敢说没有一点私心,但是整体上来说还是先公后私,把公司的利益、公司的发展放在第一位。”

在说到人才结构稳定的问题时,黄建平同时向我们展现了做百年企业需要具备的价值观,他举例说:“人才结构稳定所表现出来的结果就是我们的反应速度和执行力会比很多企业要强很多。我们接到工程定单后,从研发到生产再到转产的效率和效果都是不错的,大家不会相互扯皮。我们都有共同一个理念:‘少不嫌,难不怕’。这些确实不是简单的KPI考核能够达得到。KPI考核不能涵盖这些行为,也涵盖不了这些价值观,这些是需要长期的培养从而形成默契的。我们会珍惜这些成果,而不会随便改变它。”


百年企业应有所不为


黄建平认为做百年企业绝对不是简单的商业行为,简单地为了赚钱而做选择。市场上经常有很多商机出现,有机会就捞一票,赚一把钱,是短视行为。从唯美集团的可持续健康发展的角度来看,更多的是有所不为,而不是有所为。企业做到一定的规模,每天都会面对诸多的诱惑。规避诱惑,聚焦核心力量也是百年企业所需具备的素质。

当下泛家居行业有这样一种发展模式:一个企业同时跨界涉足瓷砖、卫浴、墙纸、灯饰、涂料等诸多领域。虽然现在不能下结论说这种模式行不行,唯美人更愿意聚焦做好一片砖,而不是跨行跨界做更多的事情。

在产品的选择上,唯美亦是有所为,有所不为。黄建平认为产品的创新应该是紧紧围绕消费者的价值展开的,而不是给经销商看的。唯美人更愿意在瓷砖的基础性能和新材料上下功夫,如防滑、防吸污、耐磨等等。

因此当市场出现热点产品之时,唯美更多时候选择的是有所不为,避开机会主义的诱惑,只有真正发现有利于消费者价值的产品,唯美才会创新研发。市场出现热点产品的时候,唯美不跟进并不能代表其落后,而是唯美人心中有一把自己的尺子。只有时刻用这把尺子衡量,决定什么时候该有所为,什么时候该有所不为,才能做长久。唯美人有自己的价值观来指导、管理,大的战略是聚焦,小的战略是企业内部创新。

急功近利的快餐文化长期成为主流的价值观,有的企业遇见了风口便会快速复制扩张,这些都不是百年企业的基因。一些连锁企业、互联网企业发展飞快,往往使人浮躁。可喜的是,政府正在积极支持扶植制造业。

黄建平认为做百年企业一定要有稳定性,一旦疯狂复制连锁,稳定性必然会有所缺失。在日本,一家三代人、四代人就开一家面馆,每天只做100碗面,多1碗都没有,他们的顾客不论去到世界上任何地方,都会想起这家店的味道。很多寿司店也是如此,但他们却从不扩张连锁,只此一家,别无分店,这才是百年企业的基因。

除此之外,早年间有一个现象:一个陶瓷企业下面有数个乃至十数个品牌,这样做就是为了抢占市场,多招经销商。但是唯美集团始终坚持聚焦运营两个品牌:马可波罗和L&D,不为了规模扩张而增加品牌。这在当时看起来是一种比较傻的行为,但现在回过头来看,唯美集团正是坚持自己的原则,用匠心精神锤炼,才打造出了行业内首屈一指的品牌,真正实现了少即是多的哲学思想。

▲全国人大代表,唯美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黄建平(右)与陶瓷资讯社长喻镇荣


企业的软实力比硬件更重要


唯美陶瓷成立初期就出现亏损负债,黄建平自1992年接任代厂长,一年后任厂长,用了两年时间止住下滑并稳步上升。其后,唯美陶瓷由集体企业转制为民营企业,加速了发展的步伐。可以说,黄建平接任的唯美集团从一开始便活在狂风暴雨之中,每每经历危机的洗礼后变得更加强大。唯美人的血液里已经深深地烙印着“不要浪费每一场危机”的理念。

从唯美诞生到2008年金融危机再到今年的疫情危机,唯美集团在每一次危机中都会成长一大步,因为每一次危机都让唯美人的价值观纠正一次。每次危机中暴露的问题都会使得唯美的管理提升一步,创新提升一步,让成长又跨越一步。危机对于唯美人来说确实是危中有机,而不仅仅是一个口号。以今年为例,在经历过这场危机的洗礼后,今年6月份唯美集团的营收再创历史新高。

黄建平认为企业应该警惕一好遮百丑,因为一时的繁荣,一个系列的产品带来的出彩而忽视企业存在的问题。在市场环境良好的情况下,是难以看出企业自身的问题。要想成为百年企业,必须经得起危机的洗礼。二十多年来,数以千百计的陶瓷企业被淘汰出局。原因就是它们是时代大潮的产物。只能做“好做”的生意,经不起危机的考验。正应了易生易灭,难生难死的古训!

喻老师认同地说:“关于‘一好遮百丑’的观点,黄董再次提出来了,我1982年在景德镇陶瓷厂时也听师傅说过这句话。当时我在景德镇陶瓷厂做计划统计。工厂效益很好,誉满天下。墙地砖市场占中国市场的24%。即全国1000万平米产量,我们占了240万平米产量,如日中天。

但是我的师傅却说这是一好遮百丑,当时景德镇陶瓷厂的问题其实很多,只不过被良好的市场环境给掩盖了。等到市场环境变化,景陶的问题就暴露出来了,企业随之衰败。师傅说的观念在当时来看是非常另类的,当时我们也不大理解,那时大家都对景德镇陶瓷厂盲目地感到自豪。到了后来体会才越来越深。很多企业有可能是抓住了某个节点或者某个产品获得了一时的成功,但企业的体质不够好,时间长了就会暴露问题。”


年轻人要“自找苦吃”


黄建平和喻老师的对话让我听得入神。这次的谈话无疑对我的人生观和价值观产生极大的影响,我忍不住脱口问到:“那是什么帮您渡过了这些危机呢?您能给我们在座的年轻人一些建议吗?”

黄建平看着我,目光柔和地说:“对于年轻人来说,年轻的时候没有苦都要自找苦吃。年轻的时候经历过危机是一种财富。如果一进入社会,创业就很顺,会形成一种心智模式——认为顺利都是理所当然的。如果在未来10年、20年才遇到危机,你的抗压能力就会很差。反过来说,如果你在逆境中成长,你就会形成一种心智模式——对这些困难你会觉得很自然,这就是社会真实的一面,你不会抱怨。唯美的文化确实不是在他成功以后,或者说不是在他顺风顺水以后形成的。它的底层逻辑是在它艰难困苦的时候形成,这是唯美的宝贵财富。”

喻老师听着也勾起了对行业往昔的回忆,他回忆说:“跟唯美类似经历的,还有九牧、箭牌和简一,都是经历过生死考验的。所以你们经历过,挺过来的,都成为了行业内的头部品牌,而没经历过这种考验的,往往很容易遇到一点挫折就倒下了。”

黄建平接着说:“我们正是因为在艰难困苦中成长的,所以我们更加珍惜企业的软实力。因为企业的软实力往往比硬件更重要,士气比武器更重要。我们用小米加步枪打败敌人的坦克大炮,也是我们当时创造的奇迹,对不对?所以我们为什么现在会更珍惜这种软实力,会更珍惜价值观的塑造,会更珍惜人才的传承培养,都是那个时候形成的。”


百年企业不应看体量


黄建平认为给业绩做得好的企业贴成功的标签非常不好,因此他非常反对媒体、作家给唯美贴上成功的标签。他认为做百年企业不单只看体量大小,即使是上千亿企业一夜崩塌的案例也数不胜数。很多企业的巨大体量不是自然形成,瓜熟蒂落,有时候是机会主义。

黄董接着说:“所以说做百年企业,真的不能只看它的体量。在中国现在的大环境里面要做好这种坚守不容易。因为如果这种坚守产生不了影响力就影响不到他人,讲起话来也没有底气。但是即便如此,唯美人还是对唯美的文化持之以恒,对正确的价值观保持坚守,尽管这一路走来非常艰难,也是值得的。”

黄董讲到这里,引起了喻老师的共鸣:“其实我特别赞同。我觉得我是有操守的人。我饿死了,我还会坚持操守,不会挣不该挣的钱。我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名称、名声、名节,我的三名主义观》表达了这种操守。现在多少人为了赚钱,把名节丢掉了。所以我特别认同您的有所不取的思想。”

当我们夸赞黄董的思想高度时,他谦虚地说,说不上什么思想。但喻老师却说:“2000年8月份采访黄董时,我和许学锋、潘炳森都尊称您为‘校长’。那篇专访文章的标题就是《企业的辉煌源自思想的光芒》特别强调您的思想价值。我当时对唯美还有一个评价就是经营哲学的研究所。现在您是响当当的‘校长’了,至少还是一个优秀的思想者。”

宋代名相王安石诗云:“不畏浮云遮望眼,只缘身在最高层。”黄董和我们谈的这一番话就有高屋建瓴之势。他看透了连锁企业、互联网企业飞速发展后面可能发生的问题,不从众、不随俗。用滴水穿石的精神默默做好制造业。

黄建平在十几年前多次陆续和喻老师交谈中就一而再,再而三体现了他穿云透雾的洞察力,不为利益所动的坚忍精神。从当时唯美的体量和行业地位来看,黄董或许还不是身在最高层,但他的心却一直在最高层。所以唯美才有今天的成绩,并稳健地迈向新的辉煌。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百年传承的基因里面很重要,很重要的一条,就是领导人要有强烈的危机意识,想到明天就不行了,怎么办?很重要。”黄建平重复了两次“很重要”,我从他斑白的两鬓似乎也找到了他虽把唯美集团做到行业顶端企业却时刻未雨绸缪的痕迹。

“财务的稳健也是长寿基因里很大的要素,唯美放在仓库过冬的粮食是不会随便乱花的。要有强烈的危机意识,千万不能一天快活一天过,那是命不长的。今天这条主线是说探讨百年,唯美做的每一件事情都不会偏离它的价值观,它有很多标准在衡量。现在年轻人受西方思想影响,提前消费,老是刷爆卡,太危险了。千万要量入而出,一时快活命真的不长,好好安排规划才能够行稳致远。”接着他又笑着打趣说,“时刻保持强烈的危机感当然也有后果,就是自己把身体搞垮了,太忧虑了,心理压力太大,就会造成肠胃不好。”说完这句话,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此次专访就在这样愉快的氛围中结束了。

专访过后,在唯美食堂吃饭,有手工制作的糕点,菜肴丰盛。食堂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唯美专门有负责餐饮的部门,每顿饭都会留样,以确定员工饮食的安全。同时,员工用餐的食材均是绿色无污染,严格把关的。一些看似简单的细节,都蕴藏了管理层在企业所付出的心血。这样处处为员工着想的企业,员工又怎会不把它当做自己的家来维护?


一以贯之

根植于心的马拉松精神


回佛山的路上,喻老师照例让我们谈一谈自己的心得感悟。在我们谈完后,喻老师告诉我们,今天黄董表现出来的百年心态和价值观是由来已久,根植于心的。

他回忆起这段往事:

2001年时值西部大开发之际,有几家陶瓷企业在西部发展迅猛,行业内诸多企业看到赚钱效应后纷纷前往西部投资。这时的唯美已经开始崭露头角,有了一定的规模气候。当时我采访黄董的时候,黄董却告诉我,唯美不去西部投资。他认为,企业的发展应该适应内在驱动力的需要,不能根据外界的诱惑临时变动,“我们的企业还远远没有达到国际名企的远程控制水平和管理水平,这会造成后遗症。”

那一年柴油涨价,陶瓷行业的成本上升,许多企业老板叫苦连天。黄董却说:“涨价、成本上升有什么关系呢?大家的成本都在上升,又不是单独针对某家企业。如果企业的利润空间是合理的,那么成本提升也可以相应提升价格。如果企业本来就有巨额的利润空间,那么成本提升对企业来说也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柴油涨价跟陶瓷企业扎堆去西部投资是有关联的,因为当时西部资源丰富,用气成本低。但是黄董却又说:“成本低虽然是西部产区的优势,但是企业挖潜是没有止境的,我们不一定要去占燃气成本的便宜,我们可以通过企业挖潜来降低成本。原来佛陶的彩釉砖50多元/㎡,现在的彩釉砖大约12元/㎡,这并不是说当时一平米的彩釉砖有40元的利润空间,是企业通过降低成本,挖掘潜力才使今天的彩釉砖价格跌下来了。我们在这里同样可以通过挖潜降低成本。”

通过企业挖潜来降低成本也是唯美根植于心的马拉松精神。为了省时省力图一时之便的企业直接去西部扩张,虽然当时赚取了利润,但后来由于管理、财务等方面跟不上倒闭的企业也比比皆是。企业的发展扩张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是势所必然的事情。它不仅仅是机会和财务自由,还受制于管理能力和控制力。几年后谢悦增也和我说过,发展扩张就是必须慎重的事情,撤退比进攻代价还大,人们往往可以承受进攻的消耗,却难以承受撤退的折腾。

2003年,唯美公司高埗新厂建成投产以后,面貌焕然一新。在一次拜访黄董时,他在新车间对我说,办企业就是跑马拉松。看一个企业好不好,不是看一时跑得多快,跳得多高,赚了多少钱。而是看它的后劲如何?看它是不是真正健康发展?这段话对我影响很深。我也感悟到:人生也是跑马拉松,追求艺术也是跑马拉松,人、企业都应该有长期追求、终生追求。所以我有一个微信名就叫马拉松,来源于此。

2008年陶瓷资讯创办一年后,我带着陶瓷资讯的记者去采访黄董。黄董说,唯美从原来的老厂东莞闹市区的黄金宝地体育东路50号搬迁时,那块旧厂的地皮如果用来做房地产可以短时间内赚取巨额的暴利,但是唯美却放弃了,我们把那块地皮卖给了房地产商,自己不开发房地产。他告诉我,如果赚了这次快钱,以后就难以脚踏实地做好实业了。可能就会去用心赚大钱、赚快钱,去炒楼,不会吃苦做实业。

2007年,广东很多陶瓷企业向外扩张,美其名曰:布局。有些企业发展速度很快,在2008年初黄董告诉我们从老厂搬迁而放弃房地产的那次采访中,黄董还含蓄的批评了“桉树林”式的发展模式。当时我非常震撼。而其他人却没有明白其含义。现在看来是多么富有远见?那次回佛山后,我写了一篇言论叫《努力摒弃桉树林的发展模式,反对野蛮生长》,不知道有几个读者可以看出用心良苦?

2010年那次我采访黄董的时候,他提出了唯美要从仿古至尊到文化陶瓷的观点。他认为只有文化陶瓷才能历久弥新,成为传世经典。

从这些历史的事迹以及黄董的言行举止再加上今天的对话,你们应该可以看到唯美集团的马拉松式精神是根植于心,由来已久的。这里有很多事情我之前是没有写成文章的,但是由于他的思想太深刻有力,所以深深地烙印在我的骨髓里面,乃至时隔多年我还记忆犹新。

听喻老师说完这段历史,再加上今天切身实地听了“黄校长”的讲话,我瞬间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这样的经历对我们年轻人无疑是宝贵至极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应该说的就是这种情形。

▲全国人大代表,唯美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黄建平(右三)、陶瓷资讯社长喻镇荣(左三)


祝福及展望


美国著名的智囊公司兰德公司花费了20年的时间跟踪世界500家大公司,发现百年不衰的企业具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树立了超越利润的社会目标,不以利润为唯一追求目标。具体包括了4个特征:

一、业务集中在非常专业化的领域;

二、年营业额在5000万至10亿美元之间;

三、注重研发与创新,有自己的多项专利,有较高比例的技术人员。值得一提的是,老板通常也是技术研发的主力,对新技术具有浓厚的兴趣,“亲力亲为”地创新;

四、自有资金占了全部,保持与资本市场的距离,不受外界影响,管理结构简单,运作灵活,对市场反应快。

这些特征都与黄建平的经营理念以及唯美集团的基因相吻合。黄建平杜绝外界所有的诱惑,聚焦、专注做好一片砖,同时唯美早期的崛起也是因为黄建平一力承担了产品的开发创新。此外,尽管唯美营收已经突破百亿,但却并未通过资本市场的并购来扩大体量。

我们的民族工业非常需要像唯美集团这样跑马拉松的精神,不做机会主义者,踏踏实实长远规划做百年企业。只有这样的企业越来越多,我们的民族才会越来越强。如果这样的百年企业诞生在我们的陶瓷行业,对于行业来说又未尝不是一种骄傲呢?

陶瓷行业发展至今数十载已经几经沉浮,大浪淘沙。大批红极一时的陶瓷企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销声匿迹,同时也有大批的新兴企业逐渐在行业中崭露头角。未来的数十年,乃至上百年陶瓷行业会朝着何种方向发展,我们无法预测,但是我们却可以推测出,能经得起历史考验的企业必然是稳扎稳打专注做好自己领域,有着马拉松精神数十年如一日地朝着一个目标前进的企业。

2020年8月5日,世界品牌实验室在北京发布“中国最具品牌500强”,唯美集团旗下的马可波罗瓷砖以561.75亿位居建陶行业榜首,这已是他们连续第九年位列第一。祝贺他们,也祝福唯美集团在坚定中走向更加光明的明天,成为行业里面的百年企业,为民族工业的百年大计写下崭新的篇章。


编者的话

本文旨在通过对唯美陶瓷集团良好的心态、科学的理念以及优秀的企业文化的探索及传播对行业提供有益的借鉴。企业不一定要做大规模、最全品类,但是一定要有良好的心态、科学的理念以及优秀的企业文化。

同时,感谢陶瓷资讯社长喻镇荣提供了大量的材料以及宝贵的指导意见。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