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陶卫网
所在位置:首页 > 陶瓷资讯 > 哈萨克斯坦首个中资建陶厂投产
哈萨克斯坦首个中资建陶厂投产
来源 : 陶卫网     阅读 : 21614    作者 : 陶瓷资讯    2021-09-16 哈萨克斯坦建陶厂

2016年开始,在“一带一路”战略引领下,佛山新美陶瓷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南昌花3年多时间考察了四大洲20多个国家,最终将海外投资定在了哈萨克斯坦。2017年12月30日,佛山新美陶瓷公司并购哈萨克斯坦阿克托别州的AO Keramika陶瓷公司,2018年7月,佛山新美陶瓷公司租赁阿拉木图州的TOO Granito Plus陶瓷公司。吴南昌在哈萨克斯坦注册成立了钻石陶瓷有限公司,负责在哈萨克斯坦的投资项目运作。


2021年9月6日上午,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州首府所在地塔尔迪库尔干市,新美陶瓷投资的第一条建陶生产线窑炉,9月16日正式投产。这也是目前该国唯一一家大型建筑陶瓷厂。


9月15日下午,陶瓷资讯专程采访了哈萨克斯坦钻石陶瓷有限公司投资人吴南昌,听他详细介绍了在哈萨克斯坦建厂的情况以及中国陶瓷企业走出去所面临的一系列机遇与挑战。


规划三条生产线,首条已正式投产


因为被并购企业的资产预留问题,加上疫情导致双方不能够及时有效的沟通,新美陶瓷在哈萨克斯坦并购AO Keramika的项目暂停。

2018年,当地经销商向新美陶瓷推荐了哈萨克斯坦塔尔迪库尔干市一家新的陶瓷厂。这家陶瓷厂占地面积200亩,原设计为二条瓷砖生产线,打算1#生产线投产后在引进2#生产线。现有的一条从意大利萨克米整线进口的陶瓷生产线,由于管理和技术原因,加上原主要股东直升飞机失事,所以一直处于停产状态,计划中的第二条生产线也没有投入。


吴南昌接手后,规划项目建设3条生产线,分3期投入。2019年启动1#生产线的设备技术改造建设,2020年由于全球疫情的影响,设备和技术人员无法正常进入哈萨克斯坦,导致设备改造工作停工一年多。2021年4月初中方技术个管理人员入境后,公司建设步伐明显加快,不到半年时间,首条生产线于9月6日点火试产,9月16日正式投产,生产600×600mm仿古砖,日产量8000㎡。


2哈萨克斯坦首个中资建陶厂投产.jpg


据介绍,第一条属于改造项目,第二条生产线属于在原来的场地内新建生产线,2#生产线相关设备目前准备基本到位就绪,预计2022年7月建设完成投产,生产600×600mm及800×800mm的瓷质抛釉砖,日产量12000㎡。第三条生产线将于2023年7月建设完成,生产300×600mm的高档内墙砖,日产量25000㎡。


为什么选择在哈萨克斯坦建厂?


“目视条件好得无法拒绝”


吴南昌曾是陶瓷行业叱咤风云的人物之一。1982年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陶瓷工程系陶瓷制造专业,1992年来广东佛山发展,1996年创办佛山新美陶瓷有限公司。从1998年起至2005年,他在重庆开县、重庆垫江、四川自贡、四川犍为、山西清徐、山西朔州、广东清远、湖南临湘等地购买或者新建9家陶瓷厂。高峰时期,2006年高峰时期,拥有25条大小不同的墙地砖生产线,生产品种包括釉面地砖、抛光砖、瓷片、外墙砖等全方位产品。2008年,被评选为影响中国陶瓷行业的100人之一,被称“陶瓷西南王”。

凭借在中国陶瓷行业工作近40年的经历和敏锐洞察力,吴南昌从2016年后,鉴于国内市场的竞争激烈程度,开始进行一带一路走出去的投资探索与考察,“最终,新美公司选择在哈萨克斯坦投资,是在建立投资分析模型,以及各方面的综合评估后的选择。”

为什么会最终选择在哈萨克斯坦投资建厂?吴南昌笑着说,“这里目视条件简直无法拒绝,陶瓷生产条件太好了,投产了就能赚钱了。”他给陶瓷资讯列举了在哈萨克斯坦办陶瓷厂的优势:

首先,哈萨克斯坦与中国关系良好。

哈萨克斯坦是中国古丝绸之路的第一站,也是现代丝绸之路经济带的重要节点,我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就是习近平主席2012年在哈萨克斯坦的峰会上提出来的。哈萨克斯坦是“上海合作组织”的创始国,中哈两国长期友好。哈萨克斯坦政局长期稳定,经济发展迅速,治安环境非常好。房地产处于起步阶段,但人口有将近2000万,人均GDP与中国相近,购买力强,国内墙地砖产品全部依靠进口,市场价格高。

其次,哈萨克斯坦国内市场大,消费能力强。

哈萨克斯坦是世界上最大的内陆国家,货物进出口完全依靠铁路运输,运输成本高。由于运输距离与中国主要陶瓷产区多达7000公里,所以从中国进口瓷砖产品周期比较长。如果从中国订货,通常需要30多天才能拿到产品,当下可能60天也难。所以,目前哈萨克斯坦国内瓷砖的价格已经翻倍。

吴南昌给陶瓷资讯算了一笔账:现在中国仿古瓷砖一般品牌的出厂价约为20元/㎡左右;一组(二个20英尺载重集装箱,装55吨)集装箱可装2200㎡地砖,总运费约为4.6万元,折运费约为21元,再加上关税、增值税及其它杂费约6-7元/㎡,哈萨克斯坦国内从中国进口的瓷砖成本价至少达50元/㎡以上,折约7.6美元/㎡,这还不包括经销商的利润。


再者,哈萨克斯坦能源成本非常有优势。

哈萨克斯坦油气资源丰富,电力、天然气价格低廉。哈萨克斯坦当地的电价是0.28元/度,而中国工业用电南方各地不同,大约为0.75元/度。此外,中国天然气成本目前约为4元多/m³,哈萨克斯坦的天然气成本则只有0.6元/m³。中国陶瓷行业电气在内的能源成本占总生产成本的50%左右,其它条件相同的情况下,哈萨克斯坦的占比不到10%。这样的条件,对于高能耗的陶瓷生产来说,简直难于拒绝。

此外,哈萨克斯坦虽然没有陶瓷产业,当然也没有陶瓷原料供应商,但哈萨克斯坦地域广袤,非金属矿储量丰富,常见的高岭土、长石和石英等原料储藏丰富,企业在周边自找自采自用,政府不干涉,所以,原材料价格也相对便宜。

而且,哈萨克斯坦对于由于投资所需要的全部机械设备及零配件,从中国进口都是免征关税和增值税的,但是,项目要先经过哈萨克斯坦投资委员会批准,这一点与大部分国家相同。并且,对于项目所需要、哈国内没有原材料进口(比如釉用化工原料等),项目自用的是免征关税的,所以从中国进口的陶瓷墨水、色料、熔块和其它化工原料等,也不用交关税,只需要交增值税,增值税是可以冲抵今后产品的销售税的。吴南昌的项目,由于事先得到了省商务厅和省发改委的投资备案和哈萨克斯坦投资委员会批准,被列为中哈“产能转移52个重点项目”之一,在哈萨克斯坦国家免征企业所得税10年。

最后,哈萨克斯坦由于油气资源和金属矿产品出口,国家有大量的外汇储备,当地货币可以在账户内自由兑换。

比如,当地注册成立的钻石陶瓷公司,在银行的一个公司账户内,可以开设坚戈(当地货币)、卢布(俄罗斯货币)、人民币和美元分账户,当天收到的经销商货款,可以立即按照国家公布的牌价,任意兑换成为美元或者人民币,避免了汇率的波动带来的损失。

吴南昌笑着说,由于项目既引进了投资,又搞活了哈萨克斯坦的一个企业,还解决了数百位当地人的就业,受到政府的大力欢迎和重视,当地州政府指定一名副州长协调落实投资事宜。当地政府还无偿铺通了铁路站到公司内的铁路连线,产品可以直接在工厂内装车皮。天然气管道由于近10年没有使用,检修和更换管道也是免费的。企业坯用原料开采许可,工程建设和项目生产阶段中国方面技术和管理人员工作签证、治安管理,人员招聘以及劳务签证等事宜得到大力支持。


海外投资建陶瓷厂面临的挑战

筹划了三年才正式投产


虽然“点了火就赚钱”,但实际上从2017年底接触这个项目到2021年9月第一条生产线投产,时间已过去了三年多。吴南昌坦言在塔尔迪库尔干市这个陶瓷厂的1#生产线投资已超6800万元,这还仅仅是租赁生产线技改的投入,当然也包括了疫情因素造成的直接损失。这三年来也面临了一系列问题。

在他看来,出国投资的第一步比较难走。首先在于思想和胆识,即想不想和敢不敢。其次是行动上的第一步也很困难。因为语言、思想、法律、制度、政府、环境等都完全不一样,全部要靠翻译和咨询公司协调,所以前期的费用比较高。


吴南昌2018年开始接触这个项目,2019年启动投资。2020年由于全球疫情的影响,设备和技术人员无法正常进入哈萨克斯坦,导致设备技改工作停工。2021年4月技术人员入境后,才加快建设进度。

由于陶瓷厂是租赁的,租金是80万美金/年。而因为疫情影响,签证和飞机航班收紧,国内的技术和管理人员无法顺利抵达当地,因此疫情影响的一年半时间,连同租金损失和相关人员的待工期间发放的生活费用等直接损失就超过1000多万元。他透露,2019年在国内订购的设备,因为去年无法发运,在设备生产厂家的仓库里都生锈了,2#生产线的设备今年好不容易找到物流公司发运。6月4日装的集装箱,箱子到现在还没有到。仅在霍尔果斯口岸,就积压了超过15000多个集装箱,中国口岸对面的哈萨克斯坦阿腾格里口岸,由于疫情的影响,几乎是半瘫痪状态。

生产周期短也是个问题。“9月16日投产后,一个多月后我们就面临停产了。”吴南昌说,由于天气寒冷的原因,哈萨克斯坦一年只能生产8个月,即当年的3月-10月为生产期,有长达近4个月的停产期。

他提到,第一条生产线目前大约有150人左右。当地工人150多人,工资大多在2500多元/月。但哈萨克斯坦劳工素质不高,劳动观念差,效率特别低,岗位定员相对国内只多不少,这也是国外陶瓷厂的普遍现象。中国出去的中高层有30多人,工资都不菲,加上保险、旅差费、假期生活费等支出,所以,加上国内外聘人员,人力成本跟国内相比并没有什么优势。


1999年,吴南昌进军西部大开发时接受媒体采访,当时的专访文章《甜酸苦辣话入川》引起行业轰动。他很感慨,22年过去了,在进军海外的“一带一路”弄潮中,想不到也有一番甜酸苦辣的感受。

“去国外办厂,毫无疑问大多数国家都有市场和价格优势。但是,思想观念,办事效率,国情、体制和环境等因素,是计算器算不出来的。即使你考虑保险系数,也很难确定。”他笑着说。

“虽然说是点火了就赚钱,但是与国内不同,国外无论哪个国家,是赚钱容易建厂难。”吴南昌补充说,“这是个普遍性结论”。

阅读全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