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资讯分类
陶卫网

“乌青体”你能读懂吗?

时间:2014-11-19 关键字:乌青体 诗歌 作者:佚名来源:重庆商报浏览次数:2040

“乌青体”诗歌走红你能读懂中心思想吗?请答题  

      这两天,诗人乌青在微博上又火了,近似于废话的几句话组合在一起,就成了一首诗歌。

  “真的是看醉了!我也能成为诗人”成为网友最多的评价,那么题目来了,如果把他的诗歌当作阅读理解,你能读懂吗?  

  “废话体”诗歌

  网络意外走红

  乌青,原名郑功宇,1978年出生,先锋诗人、小说家、影像作者。这两天,因为网友贴出他的部分诗歌作品,让他再次成为议论焦点。

  在他的诗作《假如你真的要给我钱》中,一组银行账号就成了一首诗,而在《月下独酌》中,整个引用了李白的《月下独酌》,只在结尾加上一句“这首诗是李白写的”,然后也成了诗。这种极度白话的诗歌,让很多网友直呼“读不懂”,还有网友调侃“我也要出诗集!”

  记者在微博上搜索发现,两年前乌青就曾在微博上“红”过。当时一位网友在微博上贴出乌青的三首诗歌作品,一度引发围观,并被网友广为模仿。

  乌青此番再度走红微博,很大程度源于其名为《天上的白云真白啊》的诗选,11月7日,微博网友“梦想家庄小乱”发了一组这本诗选的图文微博,然后感慨:“看完真的感觉自己白活了。”很快引来3万余次转发,近6000条评论。有网友说,“如果这诗出到试卷上让我做阅读理解,我把脑子想烂了也写不出一个字。”

  不过在乌青的粉丝看来,这些诗歌“接地气”。25岁的王先生是河南人,目前在河南做程序员,两年前读了乌青的诗歌后,第一眼就很喜欢。他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乌青的诗歌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有趣,接地气,“不像是一首诗。”他说。

  现在题目来了,阅读下面两首诗歌,说说作者表达了怎样的中心思想,反映了怎样的内心?

  网友作答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天上的白云真白啊

  真的,很白很白

  非常白

  非常非常十分白

  特别白特白

  极其白

  贼白

  简直白死了

  啊—

  王翼(西南大学文学院中文系大四学生):诗人用直白乏味的语言表达了对云的白的感叹。这种感叹比较深,并且把这种感叹已经写到了令人嘲讽的程度。诗本来是很精辟的语言,诗人要表达的意思也很明显,就是“云很白”,但他硬是用了那么多行废话来强调,这也折射出诗人当时可能真的很无聊。

  骆嘉鑫(重庆舞蹈学校高二学生):我是艺校生,文化知识有限,真的看不懂这首诗的意境啊。

  康思雨(育才中学高二学生):此诗运用反复回叠的手法对天上白云进行描写,突出云的特点—白,也表达了作者的心境。此诗不同的人读来肯定有不同的看法,或无病呻吟,或看起来玄之又玄。

  《假如你真的要给我钱》

  我的银行账号如下:

  招商银行

  6225××××74

  郑功宇

  建设银行

  4367××××13

  工商银行

  6222××××30

  ……

  王翼(西南大学文学院中文系大四学生):这首诗可以和现在的诈骗现象扯上关系。一种理解是“不要一直说给我钱(比如中奖信息等),废话太多,要不就直接给我打钱。”这种理解表现出诗人对相关社会不良现象的讽刺。另一种也可以理解为写诗者本人渴望别人给他打钱,于是用诙谐的方式,表达出了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不过个人感觉这首诗有娱乐大众、表现自我、特立独行的意味。

  康思雨(育才中学高二学生):此诗直截了当的表明了作者的愿望,比一般作者欲言又止的写作风格不同。另一方面,也显示出作者想当段子手,不仅娱乐了大家也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作者解读

  没表达具体意思

  艺术创作没有目的

  如果本篇开头这两首诗让作者乌青来做阅读理解,他会如何作解?“不存在答案,也没有具体的表达意思。”昨日,乌青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希望大家欣赏诗歌的时候就当成一种艺术欣赏,就好像欣赏当代一幅画作,你很难去说他画的是什么,因为每个人都可能从画中看到不同的景象。他说,自己的写作已经持续20多年,自始至终都是出于对诗的追求和热爱,“我相信真正的艺术创作都是纯粹的,我反对有目的的写作。”

  “目前这种所谓的走红其实是争议产生的,而这种争议已经持续十几年了。”乌青认为,一方面说明大多数人对诗的认知依然十分狭隘和保守,另一方面也说明人们对诗还是很有需求的,“我希望更多的人能以独立思考的开放的心态去欣赏诗。”对于网友们的调侃,乌青反倒觉得挺好的,也算是一种传播形态。他说,网友大多数是调侃并没有攻击,在乌青看来,这正说明了新的群体对诗的认知和态度逐渐在改观,越来越自由、开放、平等和善意。

  网友模仿“乌青体”

  @王黑花:我/今晚/喝了一瓶可乐/现在/想尿尿/但是/我太冷了/不想下床/所以/躲在被子里/刷微博/直到/我看到了/这条微博/我醉了/我/真的醉了/我……还是下床去尿尿吧

  @山新:天上的星星/很多/很多非常多/非常非常多/特别多/贼多/怎么那么多/我还看到了狒狒/啊—

  @品君Dora:今天下午/真的好困/好困好困非常困/困死了/啊/幸而觅此佳作/虎躯一震/顿时就/精神了/啊—


  专家声音

  一种比较极端的探索

  鲁奖获得者李元胜:

  一种比较极端的探索

  昨日,重庆市著名诗人、鲁迅文学奖诗歌奖获得者李元胜在接受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曾观察过“废话体”诗歌,对其也很感兴趣,“但暂时没看到有说服力的作品”。

  “不只是乌青,这类流派里还有杨黎、重庆诗人何小竹等。他们将废话诗歌视为一种艺术主张,但这个主张在现代诗坛里没能得到多数人的支持和认可,也鲜有文学类的奖项颁予他们。”李元胜说,这类诗是在看似废话的形式里藏有某种意味,但多数读者读不出来这种意味,因此在网上曾引起很大的争议。

  李元胜表示,废话写作是现代诗歌里比较极端的一种探索,背后表现的是虚无主义。通常诗歌里都包含了创作者的意图,而废话体所要表现的就是无意义。“在复杂的诗歌体裁形式中,它是一种另类的风景。”李元胜说,创作者敢尝试并坚持废话体,就不怕被外界嘲笑,而这类诗能够出版,也说明了两点。“一是出版商认可这种艺术主张。二是因为它的争议,让读者不断关注,有市场。毕竟你要想"吐槽"它,得先买本书,看了里面的诗才能"吐槽"吧。”

  如何解读废话体诗歌?李元胜表示,只有把它放在特殊的语境下才有可能读到创作者的意图。比如《天上的白云真白啊》,当读者把它和其它描写白云的诗放在一起对比,就能感受到里面的嘲讽意味。“不过也有一种可能,就是废话诗在写作时本身是没有意义的,因为人的天性是去寻找答案,于是出现了各种解读版本,进而吸引越来越多的人去关注它、讨论它,陷入一种"圈套"。”李元胜笑着说。

(责任编辑:庞杏华

声明:
①资讯、新闻爆料、业务咨询、投稿,可联系0757-82270918、82270928
②本网所转载的稿件仅作传递更多信息之用,站内各种言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也不代表本站同意其观点及其真实性。如需转载借用请保留原网站的稿件来源,本网不承受任何连带责任。
③如本网站涉及各种版权问题,请在一周内与本站联系。
④凡本网注明来源为“陶卫网/陶瓷资讯报”的网页作品,如文字、图片、音像视频以及其他延伸内容,版权均为“陶卫网www.twxw.com.cn”所有,任何媒体、网站、企业或个人转载借用,必须注明出处“陶卫网”,本网有权对违反者依法追究其相关责任。
您一定在找
高清图库 更多>>

佛山网络警察报警平台 佛山网络警
察报警平台

经营性网站备案信息

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不良信息
举报中心

垃圾信息举报中心 垃圾信息
举报中心

中国文明网传播文明 中国文明网
传播文明

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企业主体身份公示 工商网监
电子标识